野旷野

#睡神绑架我之不为人知的幕后

#我对象好惨看我的文等于看有声读物

【元与均棋】睡神绑架我

我流胡言乱语,无差现背小甜饼,携带私货预警#

郑圈徐朔好好爱人哦。而我好爱盘丝洞#

全文4k+

真的大量私货,不可以打我。

命令研究所各位挨个来捱亲。点击查阅研究所纪念刊

——————


郑棋元的日程表排得紧,两天《阿尔兹》之后,在北京接着新的行程。13号晚上演出结束怎么也得和剧组一起吃顿庆功宴,于是买了14号最早的航班飞北京。

 

13号末场,南京组和其他几个兄弟都来捧场了,花篮在剧场外摆了一排,粉白玫瑰都有好几束,郑棋元在网上看到了花篮的图,随手转发给徐均朔,没有多余的话。徐均朔人正在北京,行程一样满满当当,首映礼间隙瞄了眼手机,郑棋元这人——人前微博评论”等你…“让网络世界隐形但真实存在的无数张等粮的嘴一下被齁倒,奔走相告绝了呀我家粮仓满了呀大家都来看一看这俩男的——人后不吭一声地发来几张别人送的粉白玫瑰的图,徐均朔第一反应是回了个红色问号,想想上次红色问号事件的不良后果后迅速撤回,回了个挠头的表情包,说“北京等你,宁战友这回不送花,给你包个花园。”

 

郑棋元收到消息嗤笑一声,北京花卉市场都关了好几个,还要在北京给我买花园呢,以为是福州啊,胡扯。

 

被爱到了,然后带着心的一小块塌陷,去做台上很会爱人的吴智哲。

 

///

 

阿尔兹这部剧演下来很累,从相知到相爱到对注定的遗忘的顽固抵抗,演完后整个人跟脱了层皮似的,要将吴智哲全情灌注的爱一点点撤回,等待挣扎和痛苦消逝,揉着眉头变回疲惫的郑棋元。

 

庆功宴到半夜,还得赶清晨的航班,六点多房间门被砸响的时候郑棋元发现自己的闹钟竟然已经响过三遍了。行李是昨天收好的,套上衣服戴了口罩帽子,和南京组之外剩下的几个兄弟一块儿飞回北京。困,困得很,去机场的路上竟然还能看到月亮,农历十五没过几天,月亮又大又圆,悬在郊区稀疏的大楼旁,缀在破晓之际,浅粉天色的一个浅黄圆盘。

 

郑棋元头歪靠着车窗,磕磕绊绊睡了一路,起初还能看见月亮,快到机场时转醒,隐在高楼大厦之间日复一日的壮烈日出已经完成,天色大亮,演出的疲惫和过少的睡眠累在一起,推着行李箱过防爆检测的时候跌了一下,身旁的赵凡嘉扶了他一把,“棋元哥小心”。郑棋元有些不好意思,行李箱手把上的手紧了紧,说:“没事,就有点困。”

 

殷浩伦打了个打哈欠来回他,是的是的,都没睡够。

 

已经是最后几个登机的了,险些他们几个就要被广播通报并寻找了——险些。上车后就找空乘要了毛毯,郑棋元的位子在窗边,手机里有昨晚就收到的拍摄方案,那边很细心,很多细节给出了两到三个选项,等着他最终敲定——经纪人先转给了自己,大意是要还有时间就看看,没时间她那边就自个定了。郑棋元披着毛毯,想强撑着看几眼——飞机还没起飞,哪怕起飞了,在航班上,他确实还算有时间。

 

眼皮兀自打着架,他突然听见吴智哲对自己大吼:起不来的话你就去死——!

 

长着自己的脸,一方面要顾着雅弦,另一方面又要追逐建筑师梦想的吴智哲就在自己面前冲自己吼,郑棋元没被喊醒,迷迷糊糊,知道是梦,所谓清明梦。难得见了吴智哲,他有点想问问他——爱是这样的吗?知道对方会完全忘记,会错认,还是要据守着一人的回忆,用爱唤醒对方记忆的空白。

 

吴智哲,那其实很累的,要用很多很多的爱。郑棋元快四十岁了,他当然懂得吴智哲,至少是他扮演的这个吴智哲,懂得但并不相像。过高的浓度,很难等到的回声,太消耗气力了。虽然他也在爱人,但是前提是,他确认他的小朋友很爱他,回忆重叠生长,分成两份——因为记住的大大小小事情又不太相同,所以需要补缺补漏,拆对方的记忆补自己的墙,两份又长成一份。爱兜兜转转,都有回音。

 

寄到自己家乡剧院的粉白玫瑰和小卡片,放在研究生新宿舍桌前的拍立得合影,之类的小事情。不过,最能够确认爱意的时刻,大概还是清晨。节目结束后各忙各的,能碰面的时间少,夜晚便更值得珍惜,但他总会是更早起的那一个,小朋友的头发在被子上蹭得翘起来,他掀开一点被子想下床抽根烟,那边许是觉着了一点风,身子先下意识地靠过来,二十出头的年纪,又在被子里窝了大半晚,身子是滚烫的,迷迷糊糊转个身,用伸长的手臂锁住他。掀起的被角便又一点点放下了,郑棋元将冰凉的脚尖伸回被子里,也转个身,伸手去把小朋友翘起的头发按回去,又翘起来,他端详着小朋友的眉眼,心想,这回来见我之前剪刘海了呀。搭在腰上的手温度好高,他找到小朋友的手指头,也好烫。

 

攥紧了,哎呀,本来要夹烟的,现在攥住了爱。小朋友睡着,他醒着,但是他好确定,被爱着。

 

想到这里,吴智哲突然消失了,他还没来得及问呢——也可能是他想起来的时候,吴智哲也跟他一块儿看到了那些画面,然后回医院找自己的爱人了吧。说起来,很多个清晨,也是他的私人记忆,他的小朋友不知道的,是他记忆缺块的部分。

 

对了,这次拍摄是双人拍摄,杂志那边当然不知道他和小朋友的关系——但网上希望他俩合作的呼声很高,杂志顺水推舟,制定了这次拍摄计划。哎呀,手机上需要他给意见的拍摄方案还没看完,好像是该醒了,飞机这会儿飞到哪里了呢?离北京还有多远。

 

——“社畜成精。”

 

郑棋元突然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又很笃定地点评着。他看了眼四周,他在一块空地上,就在他四处打量的时候,身边突然迅速地长出了一棵乔木。哦,看来是一个树精,把他也当成同类了,但他不是精怪,是人。

 

“别狡辩了,都困傻了还想着工作,你可不是社畜成精吗?”女孩子又说。

 

郑棋元愣了愣,他在想什么,这个女孩子好像都知道。可这不是他的梦吗?

 

脑子好像有点凝固了,想法转得很慢,郑棋元花了很久才意识到他的梦和出现一个会说话的但他没见过的树精之间的矛盾性,梦虽然经常没道理,但总还是要有点道理的不是。在他捋逻辑的时候,女孩子没理他,自顾自地唱起了歌,模仿的还是Live版本,开腔吓了郑棋元一跳——

“沈阳你好——2018最后一天你好——二手玫瑰东北跨年如你所愿你好——”,原来是二手玫瑰的《仙儿》,然后才唱了起来。

 

这可太影响郑棋元想事情了,他下意识地就跟着唱了起来,“东边不亮西边亮~晒尽残阳我晒忧伤~~”

 

他出声,女孩就停了,说一直想听他唱这个,没想到现在听到了。但是,树抖了抖叶子:你别唱了,你唱歌想不了事情,你快想。

 

于是歌手和听众对调,还是女孩唱,等到他把自己的思路理顺了,女孩子的歌声便停了,扔给他一个陈述句,也是解答,说:“你被睡神绑架了。”

 

“那你是睡神吗?”睡神扮成树精,还能读懂他的心思,好像逻辑也走得通。

 

但女孩说:“不是,我就是发现你被绑架了,来看看你。”

 

“那你怎么跑到我脑子里来了?”

 

“什么叫跑到你脑子里来了,你脑子里能长树吗?是意识流共振。“女孩停顿了一下,精准点评道:”你困傻了。”

 

于是郑棋元只能点点头承认,“是,我困傻了。”虽然他好像正在梦中,照理应当没有困意,但体内的疲惫只增不减,大概就是被睡神绑架的感觉吧。

 

“那你是谁?”他又想起来问。

 

“我是,盈盈一川逝啊。”女孩说。

 

几乎与此同时,很多个女孩的声音一起窜了进来,空地突然被塞满了似的,原本只有一棵树,突然暗无天日,郑棋元伸手,竟然还摸到了蜘蛛网——好在不粘手,毕竟是梦。应该也不会有蜘蛛,顶多是蜘蛛精,叽叽喳喳的,争相恐后地喊:“盈盈老师——,盈盈老师我爱你——”

 

郑棋元说:“嘛呢嘛呢,你那边老吵了。”

 

“哦,你进盘丝洞了。”

 

“啥?”

 

“就是几个话多的女的,昨晚剧院门口不是一大群粉丝等着跟你合照吗?同一群,人数少一些。”

 

郑棋元心想,这声浪听着,人数也算不得少。他想明白了,现在他被睡神绑架了,虽然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是梦境并不受自己控制,还遇见了个树精,但树精好像也不打算来帮他——他想起来一个相当关键的问题了:“你说来看看我,看什么?”

 

“小野说要借我的脑子,就是,像我现在这样和你脑电波共振的时候,她也想听听看。我就搭了一下电波,哪里知道你刚好被绑架了。”

 

“那些女孩中的一个吗?”

 

“是的。”

 

“哦,反正我还在飞机上,有时间,你让她听吧。”

 

树精的声音消失了好一会儿,可能是去进行电波外交流,好一会儿回来,古井无波的声音终于有了波痕,有点抱歉,说:“她也被睡神绑架了,暂时听不了。”

 

“要不你再唱唱歌?你想泡茶吗?盘丝洞里有潮汕特产的茶,哦,你要是想出去走走呢,我还能让徐均朔骑电单车载你上山看日出。”

 

女孩子们的声音又涌进来。

“能让你和徐均朔一起当侠客!”

“能让你也得阿尔兹海默,然后徐均朔照顾你。“

“能让你给徐均朔寄双份保险明信片。”

“能让徐均朔失忆但是反复爱上你。”

“能让小可乐长大后还是住在你和均朔家隔壁。”

“能让你在半坡上开个书店再和顾客小徐谈恋爱。”

“能让你和徐均朔被怀表锁在同一天。”

“能让你和徐均朔在北京的咖啡馆一起给大家直播秀恩爱。”

…………

 

郑棋元花了好长时间分析语流,缓缓发问:怎么把我和均朔都安排上了。

——因为,我们知道你爱他呀。哦当然,他也爱你。

 

没什么道理,但郑棋元满意了。

有个声音冒出来,没睡醒的样子,瓮瓮地,道:“还能让你被睡神绑架。”

 

“不过飞机好像要降落啦,我决定放你回去找你家小朋友啦。好好爱人,郑棋元。”

 

///

 

好乱七八糟的一个梦。

 

赵凡嘉见他转醒,说:“哥,这一个多小时,你脑袋一会儿歪向舷窗,一会儿歪向我这边,竟然都没醒过来。”

 

郑棋元揉了揉眉头,下意识地想说,因为睡神绑架我。想了想,只是道:“没办法,太困了。”

 

手机开机,消息涌进来,点开置顶的小红点,徐均朔说:“哥,我到机场啦。”

 

他先前可没说过要来接他,现在不应该正准备着拍摄吗?郑棋元一落地,就得赶过去拍摄现场。他想问的,但又忍住了,决定先向小朋友撒个娇,说:“降落啦,可我好困。”

 

手机一直揣在兜里,领了行李直奔停车场,戴着口罩的小朋友笑的眼尾往两边拉长。两辆车,赵凡嘉他们自觉地上了另一辆,先出发了,毕竟看上去这俩男的还得抱一会。

 

也没有那么黏黏糊糊,没见面前还好,飞机上睡了一觉,出机场后马上见了人,这才发觉自己有这么想。郑棋元的脑袋在小朋友的肩头磨蹭了一会儿,莫名其妙地,又溜出一句:我好困啊。

 

徐均朔的手扣在他背后,很长的笑意,揉进衣服的褶皱里。“哥你cu大问题,我们还有行程的。”

 

郑棋元真的好困啊,声音好像都飘了起来,细细地拂在他耳边。

 

徐均朔问:飞机上没睡觉吗?

“睡了好像,但是被睡神绑架了,没睡好。”

“啊?哥你说什么啊,我看你是真的困了。”

“嗯,好困。”

 

磨磨蹭蹭地抱了一会儿,小朋友总算是搂着好困的男朋友一块儿栽进了车后座,手臂紧紧地环着郑棋元,变成他的专属枕头。

 

到拍摄地还要一会儿,北京分明比常州冷很多,但是小朋友的怀里好暖和。

 

郑棋元蹭了蹭他的肩头,边笑边说,我刚刚梦见吴智哲了,他对我说,起不来你就去死。

 

小朋友空出一只手来,沿着他的脸往上摸,慢吞吞地,手掌心的温热一点点亲吻他的皮肤,最后找到郑棋元倔强的眼睛,盖住,下巴靠在郑棋元的脑袋上,起早出工,小朋友的声音也有点疲惫,像很多个清晨。

 

他说:“哥快睡吧,起不来也没事,有我呢。”

 

郑棋元想,好啦,既然徐均朔在,睡神请来绑架我。

 

——End.


胡言乱语随便看看,如果喜欢欢迎评论唠嗑。

最近认真写的是《生死簿》,希望更多人看到捏,是我的宝贝。

《生死簿》是真的在等待评论,被喜欢。

【Hippocampus.091211.No.14】 纪念刊请小心收藏

在高铁上睡了一小会,趁现在比较迷糊来回复一下邮箱,我怕清醒一点就不好意思说了。


我很小心的,一开始真心也藏着掖着,哪里料到一场酒局之后势不可挡——本该尴尬的,可是听到大家的声音,傻笑也好喝高了嚎叫(可能只有我自己)也好,竟然舍不得结束。然后就大了胆子,大家都好可爱,我理应袒露更多,珍重更多。


是被我对象拉进联文群的,当然。进之前我反复确认了——都有谁呀,她说🍊🐟ls找人你放心。然后就放心了,从火腿老师的画,到群里老师们的文,几乎都精准地踩在我的点上,没有客套啦,我是真的喜欢。程鱼老师边在评论里写研究所参观报告时我们边在群里插科打诨,不时点开看更新,睡前戳中我的那一句话是,好像我们这群人本该相遇。


是真的。我好喜欢大家,是本来没打算交出的真心、珍重,和喜欢。因为本来没打算交出来,后来才想,怎么这么好。我没打算交朋友的,怎么参加个联文,还能让我遇见这样的一群人啊——值得真心,值得珍重。睡前和我对象说起这个,两个人都有点想哭。她话少,我帮她说说。珍重换珍重,我意外地交付了不少真心,但她的珍重可能要比我更多些,因为她会藏起来,藏起来的东西更重的,对大家的表白只敢说给我听。茶叫她豆豆猪,是真的哦,豆豆猪,是猪。


发现和小小野的渊源时有被惊到,一个14人的群,里头有我和我对象,1/12的机会,抓到亲学妹。11号死线蹦迪,我和小小野蹦到最后——我当时真的笑倒在椅子上,不愧是我亲学妹,跟我一个样,说死线蹦迪真的死线蹦迪。


我话很多的,有件开心的事是发现群里不少老师也是话多的人,我喜欢订阅大家的碎碎念。虽然我自己在lof上说得少(努力少说了)。


盘丝洞之前,我就知道网络上的际遇很奇妙的。早些年在网上认识的朋友是互相陪伴彼此长大的关系了,包括豆豆。这是第一次以文会友,意外交付真心,对于真心换真心,我倒十拿九稳的。


我不怕,还想约定好,已经够有缘啦,以后的日子走一段陪一段好不好。


茶说可以互相需要,那我现在斗胆说一下,没想入盘丝洞,入了我就不走了。


——谢谢大家。我需要你们。

程鱼:



纪念刊已投递至各位邮箱,请及时查收:




“记忆的绳索在你手中”11.11元与均棋联动企划产出汇总






                         ————————






【Hippocampus.091211.No.00】


> >  《切勿遗失,切勿遗忘》 @南极墙头草 




记忆是偌大命题,万顷广场,


其中人流熙攘,声声鼎沸。




穿过神经递质和风花雪月,


我只想看清你。






【Hippocampus.091211.No.01】


> > 《Silhouettes of you》 @火腿不切片 




每每想到我们已经分开了这件事,


我就像突然被扔进无人的深海。


没法呼吸,没法动弹。




我好想冲下台问他,


为什么,为什么,郑棋元。


你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Hippocampus.091211.No.02】


> > 《痴心国度》 @隔夜茶 




尽管这会让他错过很多东西,他业已遭遇了更多,足够了,并不觉得遗憾。假如徐均朔曾在他蛮不知情的时间里暗恋过他,那现在这个局面,可能就是这段感情导致的唯一结果。他觉得还好,没那么糟糕。他还可以说,自己救回了一半。






【Hippocampus.091211.No.03】


> > 《仁爱路》  @黎若凉 




他好喜欢爱,郑棋元。这个人,一生都是天资聪颖又无所畏惧的爱神,把爱作为前商品经济时代的交换物,如果爱是一支烟,那么根本不需要人教学,他就自然而然地学会过肺。徐均朔便常常在没有硝烟的情况下投降,他其实战斗力好弱,只能投降。






【Hippocampus.091211.No.04】


> > 《山契》 @Sul 




他紧紧紧紧地抱着他,但其实抱住的是一个虚软的人形,稍稍一使劲就会崩解成满怀碎片。


蓄积的泪水浸透他单薄的白色短袖,砸碎在他难以直立的身体,随着他轻如鸿毛的骨血引燃成绚烂的祭日花火。


郑棋元给他最后的话竟然是两个问句。


徐均朔在肉体分崩离析的痛苦里无奈地扯出一个笑,怎么这样,郑迪你出大问题。


他不怪他,也绝不后悔。






【Hippocampus.091211.No.05】


> > 《相向而生》  @封闭指示剂 




郑棋元的意识混乱得一塌糊涂,他能看到徐均朔的脸,一恍神,所有的一切又变成了十八年前的样子。


他从那条窄窄的门缝看到的一切。


被撕碎的男孩,惨白,潮红,空洞。


他的耳边回响着小孩子的声音。


他们在笑着骂:


“不干净……不干净……”






【Hippocampus.091211.No.06】


> > 《辜儿》  @利群 




郑棋元漫不经心地说:“谁知是成全了野鬼,还是多了无数冤魂。”


徐均朔攥成拳的手微微颤抖,咬牙切齿,又故作镇定,“你知道?”


“算不得知道。”郑棋元将壶里最后那点酒倒入杯盏又一饮而尽,“世间恩怨多了去了。”




“你怎知他们口中的故事,就一定是答案。”






【Hippocampus.091211.No.07】


> > 《佛与电单车驾驶技术》 @盈盈一川逝 




他自己……不是这么爱人的。也不记得有这样被爱过。拐弯抹角,小心翼翼,滴水不漏地策划一切,用插科打诨和高山流水掩饰过去,仿佛恋爱是一件羞耻的事情。现在回顾起来,他毫不怀疑在自己好好享受灵光一闪的投契对话时,徐均朔曾经翻来覆去把每一段连他自己都没有什么意识的隐藏含义也理解了个遍,但回复的时候百分之百还是一句让他再三确信对方是直男的发言。






【Hippocampus.091211.No.08】


> > 《垃圾日》 @不告诉你 




但不动心就是不动心,浪漫故事源头是爱恨交织意难平舍不得是痛苦破碎。爱的源头可以是不忍,可以是同情,可以是敬仰,可以是犹豫。他有过上头写就的一切情绪,但仍然未能够向下走产生爱情。






【Hippocampus.091211.No.09】


> > 《回到最爱的那天》  @程鱼 




在他伏在郑棋元膝头落泪的晚上,三个街区以外的女人因为不堪家暴从十六楼一跃而下,十五公里外的城市边缘一座立交桥正在坍塌,越过国境线后炮火轰炸在小国贫瘠的土地,而一个记不住爱人的前任神童的泪水显得如此不值一提。


悲欢一渺。






【Hippocampus.091211.No.10】


> > 《热流河》  @四野 




我们最终会变成各种形态的自己,血肉,骨骼,细胞,毛发,骨灰,黄土,粒子,量子,一粒诞生一百三十八亿年的星际尘埃。


当我化为散在宇宙间的粒子,在下一次被重塑前我将永恒漂泊,寂静,沉沦,五感不识,无七情,绝六欲。那时的我还会不会还会遇到,纪元二零二二年你的歌,我的歌,我们重叠在一起的声音。也许会,也许不会,不知道,我不知道。


但是公元纪年二零二三年,当深渊探测器发射的那一刻,我将握住你的手。






【Hippocampus.091211.No.11】


> > 《纵贯线:北京北京》  @IlexchinensisSims 




“AD倒过来是DA,是多巴胺,这是我们第一次去医院一个实习医生告诉我的,他说把阿兹海默症病人的记忆倒带,或许就能找到爱情。  ”


“也告诉我,很抱歉,他们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他们暂时还没有办法把指针拨回去,没有办法把爱人还给我。”




爱你,千千万万遍。






【Hippocampus.091211.No.12】


> > 《生死簿》 @野旷野 




他问:“那你想不想知道我的秘密?”


徐均朔点了点头。


他在徐均朔的面前摊开自己的手掌,将病床上方的人名收到了自己的手掌心,好烫。他的第九十九个任务,他的爱。


郑棋元从未这么珍重地执行过任务。


红绳从他的掌心窜了出来,轻柔地缠住病床上逐渐漂浮起来的半透明的身影,徐均朔看起来还有些迷蒙,他牵起他的手——幸好,他还能牵住他的手。


 


“这就是我的秘密,均朔。”


 




【Hippocampus.091211.No.13】


> > 宣传汇总


一宣 |海报美工: @南湖乔 


二宣 |海报美工: 还是她懒得艾特了就这样吧






                         ————————








一些不算总结的总结:


总说着联文结束之后要给大家写点什么,多写一点,写长一点,但到真正动笔的时候却发现越来越不知道要讲些什么,又害怕再拖下去连这一点让我写出这些话的心情的都感受不到了。




所以趁着它还在,抓紧打字,真的是小小小心意,不要嫌弃。




私心强行凑了十四份出来,小破所群里十四个人,人人都有份,人人都可爱。




那么终于可以正式讲一句打板撒花,Hippocampus研究所即日起无限期休假,祝各位研究员假期快乐,天天开心。如果天天太不容易,那我希望十有八九。




小徐大郑记得打开信箱及时查收。


还是别了。




小程锁门啦,请勿遗失个人物品哦,大家拜拜!



👇🏻

忙完别的事情来说一句,《生死簿》的大纲在我的文档里躺了两个多月了,也是置顶里说的 @Sul 一直想看的au。


大纲里想呈现的东西比现在的成稿要丰富一些,但是死线蹦迪嘛,删掉了一些东西最后还是近2w字才勉勉强强把故事讲完整(了吧)。


写之前《生死簿》就是我很喜欢的故事,赶得太着急了,但希望你也喜欢它。


忙不过来了,《山丘》完结等11月末(希望到时候还有人记得它,哭哭。)


今天都在赶稿子,tag里的粮还有好多没吃,能认识盘丝洞的大家我究极幸运,也是真的究极喜欢大家。


还没睡的清醒一下,跟我一块儿参观。


另外,《生死簿》有嗲长,如果你愿意花时间看完的话,在评论区跟我唠几句叭~闲下来还是会修文,努力呈现出它更好的样子的。


祝愉快。

靠,都给我夸南极ls,这个视频真的太绝了,为了视频我也不能🐦🐦


明天记得拿好参观券捏~

南极墙头草:

【Hippocampus.091211.No.00】切勿遗失  切勿遗忘


要怎样记住一个人。

风里写诗句,花旁吹短笛。用最荒谬最浪漫征用海马体。


又要如何忘记一个人。

刀刃刮血筋,敝帚扫浮雪。用最科学最冷静行事达目的。


记忆是偌大命题,万顷广场,其中人流熙攘,声声鼎沸,穿过神经递质和风花雪月,我只想看清你。


11月11日,Hippocampus研究所对外开放,十二份研究报告准时发布,请执好入场券,及时赴约。

切勿遗失,切勿遗忘。


● 二宣文字预告  >>>  "记忆的绳索在你手中"11.11联文二宣


● Tag订阅  >>>  hippocampus研究所一日报


● 视频预告B站链接  >>>  切勿遗失 切勿遗忘


【元与均棋】"记忆的绳索在你手中"11.11联文二宣

我可不等着双十一呢嘛


那个,昵称看不清的文手可不可以咕咕(小声提问)

程鱼:




记忆的绳索在你手中元与均棋11.11联文活动二宣





还记得最初梦的轮廓


第一次感动你的是哪首歌


陪你过夜色,教你懂沉默


明媚或寂寞,微微褪色,那首歌



                                            —— 《溯鲲》


【Hippocampus一日报】


感谢美工: @南湖乔 




万望拿好Hippocampus研究所参观入场券


点击订阅tag:Hippocampus研究所一日报






请查收文字预告:




【Hippcampus.091211.No.01】09:11


 @火腿不切片 


《Silhouettes of you》



Feelings are mutual.







【Hippcampus.091211.No.02】10:11


 @隔夜茶 


《痴心国度》



“可能还是我不够爱他。”

  





【Hippcampus.091211.No.03】11:11


 @黎若凉 


《仁爱路》



如果这是挑战,或是冒险,如此简单,也就好了。若果生活真已叫他尝过波澜壮阔,那也好了。可是这是如此一场精微的异术,可是他迄今所体会过的远称不上壮阔,至多是些考验般的暗流。如今,他已经驶出好远,仍感觉一股洋流引他在这道航路上走。一摸口袋,一枚硬壳的指南针,是洋流昔日赠予他的行前礼。

  





【Hippcampus.091211.No.04】12:11


 @Sul 


《山契》



最后一个夏天,我终于能触碰你了。







【Hippcampus.091211.No.05】13:11


 @封闭指示剂 


《相向而生》



“他是我缺失的年少,他是我的小精灵,”







【Hippocampus.091211.No.06】14:11


 @利群 


《辜儿》



我救的不是你,是无辜。







【Hippocampus.091211.No.07】15:11


 @盈盈一川逝 


《佛与电单车驾驶技术》



-“真的出大问题,我们两个搞艺术的,搞得这么俗干嘛呢?”




-“上班才搞艺术,下班俗就俗吧。”







【Hippocampus.091211.No.08】16:11


 @不告诉你 


《垃圾日》



不爱是什么罪大恶极的过错吗?谁规定落花比流水可怜;谁规定爱人者比被爱者可怜;谁规定爱而不得比被单方面的爱意架在火上烤要可怜呢?

  





【Hippocampus.091211.No.09】17:11


 @程鱼 


《回到最爱的那天》



“你知道这种感觉吗,你以为你拿到了什么邀请函,什么敲门砖,一路朝着前面去了,走到云端才发现大门紧闭,你拥有的一切只配你爬上来,却不能让你敲开那扇门。这种满怀希望又止步于此的感觉,你知道吗?”


“我知道。”他轻声说。


窗外月色透过来,在室内流出一条婉婉的河,河流的一条分支是他的目光,潺潺而过,滋养黑夜。


“爱你让我知道。”







【Hippocampus.091211.No.10】18:11


 @四野 


《热流河》



如果构成人们的是原子,会不会真的有一粒原子,不识圭臬,擅离职守,从你流下的眼泪里,从你破了口的血细胞里,从纹身油墨的氧化铁中,从你落下的一根头发里,剥落,在地球大气里飘荡很久,终于混进他的宇宙的原子里,架构起躯体的一小部分,足上皮肤层的一粒角质细胞,右耳道连着的纤薄鼓膜,左心室里的一颗血小板。




所以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十六年是眨眼的一秒,再见是晚安,退后是向前拥抱,午夜班车由南至北是飞机航道从北向南,岳麓山的一寸火是夕阳,榕树絮是长白雪,扣子是行星,蘑菇是森林,宇宙是你。







【Hippocampus.091211.No.11】19:11


 @IlexchinensisSims 


《纵贯线:北京北京》



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太过亲密,可他们就是要头也不回地闯进对方的人生里。




任一腔赤诚挡八方锋利,我要你自由欢喜,还要多多人爱你。







【Hippocampus.091211.No.12】20:11


 @野旷野 


《生死簿》



“我爱人见过世间的种种,也见到我,却未见过我。”




—“我想要活很多次。”


—“小鬼,但你只能死一次。”









念念不敢忘,只因太难忘。


2019年11月11日,不见不散。






11日10日联文视频预告,敬请期待。


另附简陋(也还好)一宣:点我看看呢





提问👇🏻

问个问题哦,大家生活中有遇到过跟“烟”“打火机”“火”等意象相关的好玩的/有意思的/或者很具有故事性的事情吗?


细节也可以,随便说说。

 @Sul :看看我搜出了什么好东西


百度,放过我们。

转载感谢Suzie老师。


太可爱嘞试问谁不想拥有一只🐼人?


徐朔说要抱团取暖,可我没有🐼可以抱,55555我慕圈。

SupernovaSuzie:

🐼熊猫人变身🐼

是 @野旷野 老师的新文http://huangnya.lofter.com/post/201db461_1c6f7394c